笑定千秋

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

 有些西皮,我是真的很喜欢,真情实感,看见对家就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去,敲爆对方的头的那种。可是,我吃不下肉......是的,不论什么paro,开车都觉得违和.....

比如漠御。我就喜欢看漠刀绝尘背着御不凡走在初见的那条路上,他的长卷发很温柔地铺在不凡的头上肩上。不凡可能会在他肩头哭,或者叫他“你这个阿呆”,或者只是垂着头像是睡着了一样.....可能这两位就是高中生谈恋爱的画风,开不起车来.....

比如 焱裳。一个是妖族少主,一个是佛门高僧(长发及腰的高僧2333),虽然镜头只有短短一分钟,但在那棵花树下,焱无上的眼里,裳璎珞与旁人不同,“你可愿成为本爷永远的朋友?”朋友,一生一次的朋友。“善哉。”裳璎珞捏紧了手中的落花。后来种种纠缠略过不提。只记得裳璎珞临死前 眼中还模糊地看见焱无上向他走来。这段旧事就像他俩的诗号:披云浴火,年华不染。

我去,太纯情了,容易翻车。

比如意沐。山神和剑宿临别时以茶作酒,以一斛指月,月光为引,相约有朝一日,再一同看山,看遍那墨色淋漓......沐灵山后来被杀害,意琦行不知道他已死,还呆在指月山瀑边等他回来践约。

这个和剑宿性格有关,严肃认真,有肉也OOC,不如没有啊。

双道长就甭说了,直接跳跃到老夫老妻模式了......想想他俩开车我都有罪恶感......(但有肉也尝尝)




哦豁,以上西皮均已BE,我先去哭会儿

评论(19)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