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定千秋

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

“这是真正的朋友。无论愉悦或悲痛都一起承担,无论动静或刚柔都能互相弥补。不必朝夕相处出双入对就能了解对方,这种高山流水的知己,人生得一而无憾。”

“最后一次,漠刀坚毅地踏上虚冥山。一刀刀解开御不凡的束缚,也一步步将自己推进鬼门关。”

“能这样和一生的知己相伴,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也许是命运对他的最后怜悯。”

“于是他知道原来人间并非再无真情,原来自己半生并非徒余虚话。会有一个人永远记得自己,并不忘承诺,为他好好活下去。所以他甘心回到童年记忆中的荒漠,那里是漠刀的故乡,也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中原故土有太多的难堪、不舍与沉重,他愿意独留孤冢,年年听他寡言的知己前来夜话西窗,艳阳夜雨不改其志。”

“漠刀遵守了承诺,将他葬在他最爱的地方。”

“归期未如佳期至,巴山夜雨留荒词。已归来处君莫忘,为我年年话西窗。”

                                          ——185期会刊浅论御不凡

漠刀绝尘刚出场的时候,诗号是“荒漠狂沙走万里,孤寂天涯一人行。”与不凡重逢,诗号变成了“天涯从此不独行"。

笑定千秋·御不凡。

笑定千秋,难定千秋。

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