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定千秋

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

[魔道祖师] 英魂长存——致聂明玦

马一发玦玦的分析

素节:

* 关于魔道原著人物评论的最后一篇。不涉CP。用了很多原文摘录,不过评论是主观的。夸聂大不需要谨慎收敛。


* 半斛浊酒,敬赤锋尊。


===================




聂明玦这个人,是个英雄。生为英雄、死为鬼雄。他很纯粹,憎恶的很纯粹、喜爱的很纯粹、仇恨的很纯粹、回护的很纯粹,死得也很纯粹。基本上没有太多内心的原则冲突和性格上的纠结矛盾。


他短促的一生,活得很认真。活成了别人眼中的一杆标尺,活成了悬在各种阴诡心思头上的一把刀,活成了飘在世间的一缕英魂。让一些人怀念、让一些人敬畏、让一些人忌惮、让一些人惧怕。




在不夜天城的废墟上,他曾洒下一杯酒,道一声“英魂长存”。


而这,也成了他留给自己的祝祷。




大梵山封棺大典上,不知聂怀桑会吟诵上怎样的悼词呢。镇一具凶尸?慰一众世家?……亦或,别一位兄长。




在整个小说里,他是一位串起了剧情主线的重要配角。不过,在很多时候,出场的是作为“好兄弟”的他的身体,而不是作为赤锋尊的聂明玦。




也许,我们可以再从小说的只言片语中,重新认识一下这个有血有肉的聂明玦本人。




一、品貌家世


1、身份:


(1)聂氏家主


清河聂氏原家主赤锋尊聂明玦。——第21章 阳阳第五 3


作为一个家主、一个领导,他应该是成功的。原著没有详细介绍他如何管理族内事务,但是,通过对管理结果的侧面呈现,可以窥见一斑。


聂明玦生前那段日子,正是清河聂氏在他的执掌下如日中天、声势直逼兰陵金氏的时候。——第46章 狡童第十


他执掌聂家的时候,聂家声势日隆。一方面跟战功有关,另一方面也和治理有关。文中所有描述,都没有呈现过聂家有人对他的治理有任何不满。


蓝家尚且叛出一个苏涉,聂家没有。至少没有写。


(2)三尊之首


聂怀桑的大哥聂明玦。这位年轻的仙首与蓝曦臣、金光瑶是结义兄弟,赤锋尊雷厉风行,威严有度;泽芜君温润如玉,品性高洁;敛芳尊八面玲珑,狡慧敏锐。三人于射日之征中结义,各有佳话流传,后被众家并称三尊。——第26章 阴鸷第六 4




2、家世:


(1)家族特点


[家纹形状]


清河聂氏家纹是面目狰狞、似犬似彘的兽头纹。——第26章 阴鸷第六 4


[家族所在地]:清河


今河北省境内,燕赵大地,多慷慨悲歌之士~


[仙府名称]:不净世


这里再次遇到了道家(修仙)使用佛家词汇的情况。“不净”用在这里,我没太弄明白墨香大大的用意。


(2)屠夫入道


聂怀桑接着道:“因为修炼之道与别家不同,立家先祖又是屠夫出身,难免血光。我们历代家主的佩刀,戾气和杀气都极重。几乎每一位家主都是走火入魔,暴体横死。而他们性情暴躁,也与此也有很大的关系。”——第26章 阴鸷第六 4


以屠夫出身,以刀修入道,且往往不得善终。聂家的修行真的挺……神奇的。这虽然是看起来有点荒谬的修炼方式,但实际上,被武器、戾气凌驾于自身之上,过度追求器物的优劣、胜负杀伐之气,而迷失自我,这无论在修行中、还是在现实里,其实都不少见。


而聂怀桑这句话里有个“几乎”,也就是说,不是每一位家主都是横死的。那曾经得了善终的是谁呢?会不会留下过什么破解的方式呢?


其实,聂家的这个修炼方式,总让我想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话。


那个曾经了悟生死杀伐的人是谁?而聂怀桑在经历了大起大落、冷眼旁观世事炎凉之后,又是否有所了悟、并进而对聂家刀修有所突破?这就不得而知了。


(3)父亲之死与杀父之仇


聂明玦恨整个温家,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何况,父亲是在十几岁的聂明玦眼前出事的,冲击很大。


聂明玦生平最恨、最不能释怀之事,便是父亲之死。


当年,在聂明玦只有十几岁,清河聂氏的家主还是他父亲的时候,有人上贡给温若寒一把宝刀。温若寒高兴了几天,问身边客卿,你们觉得我这把刀怎么样?


他素来喜怒无常,说翻脸就翻脸,旁人自然都顺着他的意思奉承,大赞此刀绝世无双。可偏偏客卿之中有一人不知是不是与那老聂宗主有嫌隙,又或是想说个与众不同的答案来博取注意,道,您这把刀自然是无人可比的,不过嘛,恐怕有人可不这么想。


温若寒便不高兴了,问是谁。那名客卿道,自然是那清河聂氏的家主了,他家历代以刀修闻名,他动不动就说自己宝刀如何如何天下无敌,举世无双,几百年内都没有任何一把刀可以与他的比肩,狂妄极了,您这把刀就算再好,他也肯定不承认的,就算嘴上承认了,心里也肯定不承认。


温若寒听后哈哈大笑,说有这种事,我倒要看看。于是立即把老聂宗主从清河叫了过来,拿了他的刀,在座上看了一阵,最后说了一句:嗯,果然是把好刀。在他刀上拍了几把,便让他回去了。


当时并无异样,老聂宗主也不明就里,只对这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感到不快。谁知回去后过了几天,一次夜猎中,他的佩刀在斩上一只妖兽时,忽然断为了数截。然后,他便被那只冲上来的妖兽的犄角撞成了重伤。


而与父亲一同夜猎的聂明玦,亲眼看到了这一幕。


老聂宗主被救回去后,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伤也怎么都好不了,拖拖拉拉病了半年,终于逝世了。也不知到底是被气死的,还是病死的。聂明玦和整个清河聂氏都对岐山温氏极其痛恨,原因便在于此。——第49章 狡童第十 4




因家仇之故,对温狗聂明玦是最为痛恨——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




(3)不到二十岁接任家主




(聂明崛)在其父上一任家主被岐山温氏家主温若寒气死之后,未及弱冠便接掌聂家,作风刚直强硬。——第21章 阳阳第五 3




这一点上,聂大和蓝大有点像。两个人的父亲都是因温家的欺侮而死。都是临危受命,年纪轻轻接任家主。


不同的是,聂大接的更仓促一些、也更年轻一些。他父亲之前一直是管事情的,他只是作为少主跟着学。而猝然接任的时候,他才十几岁。而且,原著中一直没有提过他的母亲和族亲在不在,有没有帮过忙(或者捣过乱)的问题。


而蓝大,继任的时候,蓝忘机十七岁,蓝大应该在二十左右了。而且,因为青蘅君常年闭关,蓝曦臣此前已经很早就开始逐渐接手管理族务的事情。同时,有蓝启仁相助。另外,蓝大的弟弟比聂大的弟弟懂事,能帮忙一些。


长兄如父,少年当家。虽有区别,但都挺不容易的。




(4)手足情深




前面提到长兄如父。聂大与聂二,不是同一个母亲。(聂家内部关系还挺复杂的)但聂大对聂二很好。这个“好”,不是宠溺的“好”,而是“严父”一般的“好”。文中有很多处,聂明玦督促聂怀桑的功课,一副的恨铁不成钢。这场面有没有很熟悉?小时候贪玩不好好写作业的时候,都经历过吧,也都对这些管束咬牙切齿过吧。(其实聂大不错了,他只是念叨聂二,没见他请过家法、打过聂二。想想红楼梦里,贾政是怎么打贾宝玉的,咳咳。)但长大之后回想起来才会明白,这种爱的涵义。




虽说兄弟二人非是一母所生,但感情甚笃,聂明玦教导小弟极其严格,对他功课尤为关心。是以聂怀桑虽敬重他大哥,却最害怕聂明玦提起他的课业。——第13章 雅骚第四 3




而在凶巴巴的外表下面,聂明玦对聂怀桑其实一直是保护着、宠着的。在射日之征的时候,他自己冲锋在前,却把聂二送到蓝家,不让他接触前方战事的危险和残酷。




他把手中另一把佩刀往桌上一放,蓝曦臣见了,笑道:“怀桑的刀?”聂明玦道:“他在你那里虽说安全,但也不可荒废了功课。你叫旁人有空督促他,下次见面我要查他刀法心法。”蓝曦臣道:“原先怀桑还推说刀落在家里了,这下可没有理由偷懒了。”——第48章 狡童第十 3




同时,他一直没有把聂家刀修的秘密告诉聂怀桑,不想让他重蹈被诅咒的横死命运。所以,也可以推测,此前他一直督促聂怀桑练习的刀法,单纯就是刀法,而不是修习刀灵之法。




金光瑶道:“大哥你近来对怀桑越逼越紧,是不是刀灵……?”顿了顿,他道:“怀桑到现在还不知道刀灵的事么?”聂明玦道:“为何要这么快告诉他。”——第50章 狡童第十 5




这段对话发生在聂大临死前两个月,这个时候他仍然没有说,而且没打算说。那么,他是什么时候说的呢?是不是预感到快要出事了呢?




3、品貌




聂大个子很高,后来补的设定里是一米九。而且也很帅且帅得很有气场,世家榜排名第七。以及……男粉众多(咳咳。




聂明玦极高,站立时便给人极大压迫感,骑在马上更有一种俯瞰全场的迫人威势,……在世家榜排名第七的聂明玦,……则是冷中带火,仿佛随时会怒气腾腾地灼烧起来,更让人不敢轻易招惹。因此,即便胸口怦怦狂跳的姑娘们手里已经攥牢了汗津津的花朵,却怎么也不敢掷出去,生怕恼了他,反手就是一刀劈垮整座观猎台。不过崇拜赤锋尊的男修助阵不少,欢呼声反倒格外震耳欲聋。——第69章 将离第十五




4、与人交往




聂大不是个平易近人的人。


聂明玦素不与人亲近,鲜少与人交心。——第48章 狡童第十 3


很多地方写到别人和他说话,大多数都是带着敬畏的。能说话比较随意自然、不害怕的,好像也就是蓝曦臣了。聂怀桑也不行。


聂怀桑虽然想跟着一起去凑热闹,但遇见蓝曦臣便想起自家大哥,心中犯怵,不敢贪玩,道:“我不去了,我回去温习……”如此作态,巴望下次蓝曦臣能在他大哥面前多说几句好话。——第16章 雅骚第四 6




但实际上,他有他外刚内柔的一面,只不过是不善于表达。


例如,提点鼓励孟瑶时貌似不经意的话:


聂明玦却道:“……做得很好,继续坚持。”闻言,孟瑶微微一愣,头抬起来了一点。聂明玦又道:“你剑法很轻灵,但是不扎实。还要再练。”——第48章 狡童第十 3


以及发怒之后无言的照顾:


聂明玦扶着他身体,避开剑锋,手掌按在他心口输了一阵灵力。——第48章 狡童第十 3




5、爱好




赤锋尊并非醉心风雅之人——第64章 优柔第十四 2


女色酒财一样不沾,书画古董在他眼里就是一堆墨水泥巴,绝酿佳茗和路边摊茶渣在他喝来没有任何区别,孟瑶挖空了心思也没试探出来他除了每天练刀和杀温狗以外有什么特别喜好,简直铜墙铁壁刀枪不入。——第49章 狡童第十 4




一个没有任何业余爱好的人,简直就是无欲则刚的样子……


不过也不是没有喜好,爱好就是练刀、除恶。


于是,最后的纰漏也就出在这两个事情上了。




6、修炼之道




前面谈到屠夫入道的时候,提到了刀修的问题。而聂怀桑对刀修有一段更具体的介绍。




聂怀桑……道:“在这些家主们生前,他们佩刀的躁动尚能由主人压制。可在主人死亡之后,它们无人管制,就会变成一把凶器。”魏无羡挑眉:“这可接近邪魔歪道了。”聂怀桑忙道:“不一样!邪魔歪道之所以是邪魔歪道,是因为它们要索人的命。但我们家的刀要的不是人的,而是那些怨鬼凶灵、妖兽魔怪的。它们斩杀一辈子这些东西,如果没有这些东西给它除,它就要自己作祟,搅得家里不得安生。刀灵只认定一个主人,不能为旁人所用。我们这些后人,又不能把刀熔了。一来对先人不敬,二来熔了也未定能解决。”——第26章 阴鸷第六 4




可见,一方面,聂氏对邪魔歪道的认识标准,斩杀的对象是“怨鬼凶灵、妖兽魔怪”,不索要人命。


另一方面,除恶者必须与恶共处才能获得平衡,刀灵要用怨灵来镇,这个设计,挺有意思的。




二、为人处事


1、骁勇善战、有勇有谋




聂明玦是个战神一般的人物。战场仿佛是更适合他的舞台。




射日之征中,三尊各有美名佳话流传。赤锋尊聂明玦是所向披靡,所过之地温狗寸草不生。……聂明玦在射日之征中几乎是所向披靡,敌人甚至近不了他的身,遑论受这么重的伤了。——第48章 狡童第十 3


赤锋尊主动出击,从来无往不利。——第49章 狡童第十 4




而能够常胜的将军,就不能只是靠匹夫之勇了,一定是有勇有谋的。原著没有详细介绍聂明玦的谋略和作战方式,唯一一次介绍到,是这里:


聂明玦接到情报,在阳泉发动了一次奇袭。赤锋尊主动出击,从来无往不利。然而不知是情报出了岔漏,还是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没料到,这次奇袭,和岐山温氏家主温若寒撞了个正着。力量估算错误,岐山温氏反客为主,将前来攻击的修士一网打尽,俘虏回了不夜天城。——第49章 狡童第十 4


唯一的一次失败,是源于力量估算错误——没料到有温若寒的出现,而这源于情报的误导。而不是奇袭本身的谋略的问题。




同时,聂明玦又是粗中有细的,他会观察战场中的种种情势、下属的状态,甚至会关注一个不知名的修士。


聂明玦忽然顿住,问身后下属:“上次清理战场的时候留守最末的修士是谁?”那名下属微微一怔,道:“留守最末?这个……倒是没记清楚……”聂明玦皱眉道:“记起来告诉我。”他继续往前走,那名修士则赶紧去问其他人,不久之后追赶上来道:“宗主!问清楚了。上次清扫战场留守最末的修士名叫孟瑶。”——第48章 狡童第十 3


此外,这里,下属修士办事效率之高,也侧面体现了聂氏治军的风格。




2、知人善任




聂明玦是有自己对人的观察与独立判断的。他不会因为出身而轻视人才,也不会因为一面之词的辩解而轻信。他一直是在用自己的眼睛在看,在做判断。




例如,对孟瑶的赏识:


聂明玦道:“男子汉大丈夫,行得正站得直,不必在意那些闲人的流言蜚语。”……“我看过你出阵。每次都在阵前,而且每次都留在最后疏导安置平民。做得很好,继续坚持。”——第48章 狡童第十 3


对孟瑶的不挟恩图报、大度推荐:


聂明玦打断他:“我提拔你并非是为了要你报什么知遇之恩,只是认为你能力足够,为人也甚合我意,应该待在这个位置上。你若真想报我,战场多杀几条温狗便是!”——第48章 狡童第十 3


以及,对其谎言与诡辩的辨识:


“你撒谎!”……聂明玦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忍无可忍、一时气昏了头失手?气昏了头的人,动手杀人的时候,会是你刚才那种表情?会故意挑选这个刚刚厮杀过一场隐蔽树林?会特意用温氏的剑、温氏的剑法杀他、伪装成温狗偷袭,好栽赃嫁祸?你分明是处心积虑,谋划已久!”——第48章 狡童第十 3


(全文之中,观音庙之前,能当面直接戳穿金光瑶诡辩谎言的,只有聂大。)




同时,他的识人之明,能不为世人的言论而左右,同时,还能在不喜某些方面的时候承认一个人的优点。


聂明玦道:“这女子虽然立场站错了,倒是比她家族里那帮乌合之众要有骨气得多。”——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  


(新修版去掉了“虽然立场站错了”这半句,看来墨香在修改后,认为聂大并没有否定魏婴。)


当年第一次乱葬岗围剿,金光善主兰陵金氏,江澄主云梦江氏。蓝启仁主姑苏蓝氏,聂明玦主清河聂氏。前两个是主力,后两个可有可无。——第68章 优柔第十四 6


乱葬岗围剿夷陵老祖,聂家居然是排在最末的、在蓝家后面,而且还“可有可无”。这个细节挺有趣的。聂大质疑过魏婴不带佩剑、骂过魏婴“竖子嚣张”,但仅限于此。他的恨都集中在温家身上,文中我没有找到他对魏婴的其他批评。所以,也许可以侧面说明,在除恶务尽这件事上,他并没有把夷陵老祖划到“罪大恶极”这一类里。




4、威望极高、但不贪权,威严有度


(1)威望很高


聂明玦生前那段日子,正是清河聂氏在他的执掌下如日中天、声势直逼兰陵金氏的时候。——第46章 狡童第十


金麟台上,人来人往,在聂明玦高阔的视野前,人群不断分开,两侧都向他低头致意,道一声赤锋尊。魏无羡心道:“这排场,要飞天了。这些人对聂明玦都是又怕又敬。怕我的人不少,敬我的人却不多。”——第49章 狡童第十 4


(2)不赞成立仙督、不贪权


一人道:“仙督?最近好像几大家族一直在吵这个事,吵定了吗?”……“赤锋尊反对的很厉害吧,呛回金光善的暗示明示多少次了。我看还有得磨呢。”——第76章 夜奔第十八




可以说,聂明玦和金家分庭抗礼,对修仙界的格局有完全不同的理念。冲突、遇害也在所难免。




5、刚直强硬、刚正不阿




聂明玦……接掌聂家,作风刚直强硬。——第21章 阳阳第五 3


聂明玦虽是金光善的后辈,但他为人严厉,绝不容忍,绝不姑息,一番痛斥,弄得金光善好没面子,讪讪无话。……兰陵金氏不愧为脸皮最厚的世家,虽然金麟台上当着百家的面答应了要清理薛洋,可等聂明玦一不在眼前,迅速把薛洋关进地牢,改判为囚禁,终身不释。聂明玦得知此事后大怒,再次施压,兰陵金氏拉拉扯扯,就是不肯交出人。——第30章 朝露第七 3




但他不是刚愎自用的。


原文有多处他在盛怒之时,却听人劝而按下脾气的地方,就不一一摘录了。当然,文中写到的地方,能劝住他的,主要还是蓝曦臣。




6、雷厉风行、嫉恶如仇




聂明玦作风雷厉风行,在百家之中素有威名。——第13章 雅骚第四 3


赤锋尊雷厉风行,威严有度。——第26章 阴鸷第六 4




这一性格特点很清晰,不用多说,再举个例子的话:


兰陵金氏虽一心包庇薛洋,晓星尘却软硬不吃。两边僵持不下,终于惊动了并未参与此次清谈盛会的赤锋尊聂明玦,引得他从别处飞赴金麟台,赶来出面。……脾气暴烈的聂明玦当场拔刀就欲斩杀薛洋……最终,兰陵金氏无法,只得让步。——第30章 朝露第七 3




7、恩仇分明




对付聂明玦这种人,提恩提仇俱是良策——第49章 狡童第十 4




很在乎恩仇的人,大多是性情中人,心中热血未泯、赤子之心犹在。


从这个意义上说,聂明玦也很有江湖侠气,引刀一快、恩仇两清。




(1)念恩承情、心存期待




后来又是为何要结拜?……最重要的,大概还是念了这份救命之恩,承了这份传信之情。……他依然觉得金光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有心引他走回正途。而金光瑶已不是他的下属,结拜之后,才有身份和立场督促他,就像督促管教他的弟弟聂怀桑。——第49章 狡童第十 4




(2)仇




岐山温氏家主温若寒的长子温旭。此人被聂明玦截杀于河间,一刀断头,还被他挑起头颅,吊在阵前向温家修士示威。尸体则被愤怒的聂家修士碎尸万段,碾为肉糜,涂于地下。——第48章 狡童第十 3


他报仇的方式非常彻底,甚至极端。


但是,虽然对温家恨之入骨,他却没有要求对温家的斩草除根,否则,温情一开始就没有向魏婴求助的机会了。


蓝曦臣道:“温情是温若寒的亲信之一,如何能阻拦?”聂明玦冷冷地道:“既然在温氏作恶时只是沉默而不反对,那就等同于袖手旁观。总不能妄想只在温氏兴风作浪时享受优待,温氏覆灭了就不肯承担苦果付出代价。”——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


他对温情的评价很有意思,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仅仅因为她姓温而痛恨、也没有因为她没有滥杀过无辜而原谅。而是有他的道理。他认为,在恶行面前,沉默不反对的袖手旁观,也是一种助恶的行为。




(3)不殃及无辜


聂明玦杀伐无数,但他不会以战场之上刀枪无眼为由,殃及无辜。




聂明玦看了一眼她们,收敛了杀气,道:“没事。”他垂下握刀的手,稳步朝一旁走去。——第48章 狡童第十 3




同时,按照他自己的表述,他的杀伐是有度的。


聂明玦气极反笑,道:“好!我回答你。我刀下亡魂无数,可我从不为一己私欲而杀人,更绝不为了往上爬而杀人!”——第49章 狡童第十 4




这句自我陈述,是对他的行事原则比较核心的一个表述。也有一些争议。


仅从原著来说,呈现出他的杀伐行为的,只有射日之征(这个过程,毕竟是战争状态,暂且不论)。而此前、此后的和平状态中,没有写他杀过谁。更没有过因为家族利益、或个人恩怨而做过动不动灭别人满门的事情。


在和平时期,他表现的最暴躁的事情,除了督促聂二练刀,主要也就是骂金光瑶。而他骂了很多次,举刀吓唬了很多次,从来也没有真的打过(只有最后因薛洋的事争吵的时候踹了一脚)。


薛洋道:“聂明玦打的?”金光瑶道:“你觉得,如果是他动的手,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吗?”薛洋深以为然。——第118章 外三篇:恶友




再次侧面呈现他的威严有度。


同时,也看出他前面一次次对金光瑶的劝诫,是真的把他当一个弟弟一样的在期待着。而最后,也真得是非常的失望。




8、光明磊落、目下无尘、明人不做暗事


(1)对世俗偏见的态度


聂明玦道:“男子汉大丈夫,行得正站得直,不必在意那些闲人的流言蜚语。”……“这些人越是在你背后大放厥词,你越是要让他们都无话可说。”——第49章 狡童第十 4




(2)目下无尘


他又是完全容不得沙子的性情—— 第73章 桀骜第十六 2




(3)明人不做暗事


对人对事,把批评说在当面,不在背后说人不好、背后使绊子。同时对背后阴着也不太设防。


聂明玦道:“你这一步,走错路了。”孟瑶道:“您这是要我的命。”聂明玦道:“你所说的话如若属实,要不了。去,好好悔过自新。”孟瑶低声道:“……我父亲还没有看到我。”金光善不是没有看到他。只是假装不知道他的存在。……聂明玦扶着他身体,避开剑锋,手掌按在他心口输了一阵灵力。谁知,他突然身体微震,一阵阴冷的灵流绵绵不绝地自腹部传来。魏无羡早知有诈,倒不如何惊讶。可聂明玦恐怕是万万没料到,孟瑶当真会对他下毒手。因此,当他动弹不得地看着孟瑶慢悠悠地从他面前爬起时,心头仍是惊愕大于愤怒。——第48章 狡童第十 3




三、命运


(1)生如烈火、逝如玉碎


他修炼得比清河聂氏历代家主都快,死得也比历代家主都早。——第30章 朝露第七 3


聂明玦却在风头正盛之时,在一个重要的盛会上走火入魔暴血身亡,当日与会者更有不少被他发狂时追砍受伤。一世威名,落得如此下场。——第72章 桀骜第十六




(2)明玦、霸下、赤锋




“玦”为玉佩的一种,表绝决、表缺亏。绝人以玦。明光玉玦,光芒万丈、决然而别。


“霸下”非“霸”。霸下为龙之六子,碑下之龟。喻长寿吉祥,昂然前行。霸下刀,最终也葬于行道岭的刀墓中了吧?总觉得,刀灵们,也都很有一种末路英雄的悲哀。没有夜夜龙泉壁上鸣,只有在怨灵的镇压中沉睡,谁闻霸下墓中鸣。


“赤锋”,饮过多少血,才有赤红的刀锋。赤锋尊,威名镇天下。


对一个英雄来说,留一个威名,受世人景仰、供人怀念,是最好的结局。死去的英雄,不能复活。谁也不愿再直面他的指责与刀锋。重现世间的,便只能是凶尸“好兄弟”。




总之,一点点梳理下来,距离我最初动笔的时候,感觉又更多的认识了聂明玦这个人。他是英雄盖世的、他是铁骨柔情的、他是勇往直前的、他是侠肝义胆的……也许,作者塑造这个人物的时候,想表达“过刚易折”,但如果聂明玦知道自己猝然而逝的悲剧命运,他会改变自己的态度和做法么?不会的,那就不是他了。纵然玉碎,也不会愿意瓦全。


他轰轰烈烈的活、轰轰烈烈的死、又轰轰烈烈的做了一回凶尸,每一次都那样短促,留给世人一个让人敬畏的背影。


也是一个孤独而又高傲的背影。




良将未曾白首,死去仍为鬼雄。但使壮士扼腕,未曾英雄气短。


愿,浩气长存~




Fin.

评论

热度(656)